非遗传人被判刑 其他工匠:遵守法律是为了传承 钦州360

发布时间:2020-05-22

來源:深讀

(法製晚報·看法新聞 深讀 [記者 的英 文:journalists] 任小佳)日前,本報報道了河北省非物質文化遺產“五道古火會”傳承人楊風申,因非法製造爆炸物罪被一審判處四年半刑期,目前正在等待二審判決書的下發。而在9年前,[浙江 的英 文:Zhejiang]省溫州市泰順縣的國家級非遺“藥發木偶戲(泰順藥發木偶)”[代表性 的英 文:representative]傳承人周爾祿也有過類似的經曆。

周爾祿於2008年5月,被泰順縣公安局因“涉嫌非法製造爆炸物”下達刑事拘留[通知 的英 文:supercup]書,後法院作出一審判決,對周爾祿免予刑事處罰。

周爾祿案[不僅 的英 文:not only]與楊風申案極為相似,更說明古老的非遺傳承技術與現代法律存在一定[衝突 的英 文:conflict]的情況並非個案。對此,以製作弓箭聞名的國家級非遺聚元號傳人楊福喜也表示,多年來[自己 的拚音:zì jǐ]能夠[安全 的拚音:ān quán]生產和銷售弓箭,是因為自己常請教律師、與[客戶 的拚音:kè hù]簽責任書、辦經營執照讓非遺手藝符合現代的法律要求〖钦州360电力B2B〗。

國家級非遺傳承人被免予刑事處罰

泰順非遺官網介紹,藥發木偶是傳統戲曲表演[形式 的英 文:form][一種 的英 文:one],它是“煙花”與木偶結合的產物,在燃放煙花的同時能[出現 的英 文:There]木偶[形象 的英 文:image],並且能做旋動、翻跟鬥等動作,使其更具神奇、壯觀的效果■钦州360月报■。2006年,藥發木偶被評為第一批國家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

藥發木偶的表演形式有兩種,即盤式和“樹”式。盤式表演是製作一個直徑1。5米、高約1米的大圓盤,然後將事先按照戲曲內容製作好的木偶裝到一個圓盒裏,再將[這些 的英 文:These]木偶盒組裝到大圓盤內。燃放時,用支撐架將大圓盤吊到空中,點上引線後木偶就會一組一組展現表演。

[圖片]

“樹”式表演是將製作好的木偶和煙花[一起 的拚音:yī qǐ]組裝在一根長約15米的竹竿上,一樹裝13盤或15盤不等,最多可裝到21盤。燃放時將組裝的“花樹”抬到現場,豎起並固定,點上引線後逐盤由下而上展現表演。

2008年5月29日,泰順縣公安局“因涉嫌非法製造爆炸物”刑事拘留周爾祿,並扣留其自製的黑火藥30。55公斤。當年7月9日,泰順縣人民法院作出一審判決,對周爾祿免予刑事處罰。

展演需提前申請派出所民警現場維護安全

73歲的周爾祿現在[已經 的拚音:yǐ jing]很少做藥發木偶的展演了。他[告訴 的拚音:gào su]記者,最近[一次 的英 文:Once]表演是拍攝關於藥發木偶的[電影 的英 文:movie],“現在如果需要表演,[都是 的拚音:doushi]提前向非遺[保護 的英 文:protects][中心 的拚音:zhōng xīn]的人提出申請。”平常,周爾祿[主要 的英 文:main]是在老家帶孫子,處理[一些 的拚音:yī xiē]家務事。“[兒子 的英 文:Son]都去外麵打工了,即使不做藥發木偶,我在家也挺忙的。”周師傅笑著說。

關於藥發木偶中的黑火藥,周爾祿稱,現在已經不製作黑火藥了,“現在一點原料也沒有,一般是在節日裏,政府需要我做一束藥發木偶,我就做一束。首先是提前和政府約定時間,然後買一些煙花,再拿回來,把原料改一下,放到藥發木偶上。”

[圖片]

周爾祿說,現在[成本 的拚音:chéng běn]提高了,以前做壽也會有人邀[請來 的英 文:had]燃放,現在就沒有了,做的也少了。燃放的[時候 的拚音:shí hou],派出所民警會在現場,維護安全。如今,周爾祿也沒有收徒弟,“賺不到錢,現在也沒有人和我學。製作藥發木偶的時候,也是我的家人來幫忙。如今,我的孩子都在外麵打工。”

縣非遺中心主任:需陪同去合法點買火藥

泰順縣非物質文化遺產中心主任季海波回憶,“做展演時,公安部門都會參與安保[工作 的英 文:work][我們 的拚音:wǒ men]在申報非遺時,就召開了一個由縣政府組織的協調[會議 的英 文:meeting],同時,我們有一個文化遺產保護的領導小組。”

季主任表示,周爾祿事件[發生 的英 文:occasionally occurred]後,作為非遺保護的工作人員,他們就去公安局說明情況,縣政府也組織文化、公安和安監等部門進行協商。“周爾祿的做法是為了搶救非遺,主觀無犯罪故意,周爾祿被刑拘7天之後取保出來,最後被免予刑事處罰。”

關於[如何 的拚音:rú hé]更好地維護藥發木偶的發展,季主任稱,“到現在我們已經做了近十年。這幾年藥發木偶傳承人平時不得私存製作黑火藥的原料,表演前傳承人要事先向縣非遺中心匯報,由非遺中心向公安部門報備發函件,說明要在具體哪個地方做展演,請公安協助維護安全,公安會派人協助我們。”

季海波介紹,“此後,我們不再是單一部門保護,而是多部門聯動保護,多部門[合作 的拚音:hé zuò]。公安、氣象等等部門一起合作,在合乎法律框架下傳承。”

至於火藥的部分,季海波介紹,現在傳承人接到展演邀請,中心的工作人員會陪同去公安部門指定的合法煙花爆竹買賣點買煙花材料,傳承人在表演中做組裝。“傳承人消除了一些隱患,煙花效果比自己製作的效果還要好,[而且 的英 文:but]煙花木偶的技藝特性並沒有丟失掉。”

縣非遺中心將為周爾祿建立傳習所,用專門的場地製作和演示藥發木偶。季主任表示,將來會搭建非遺特色的[旅遊 的英 文:travel]平台。

聚元號弓箭鋪每賣一套都登記

[圖片]

北京的聚元號弓箭鋪也是首批國家級非遺項目,[由於 的英 文:Meanwhile][產品 的拚音:chǎn pǐn]的特殊性,傳承人楊福喜也格外[注意 的拚音:zhù yì]安全[問題 的拚音:wèn tí],“我每賣出去一套都會做好[記錄 的拚音:jì lù]。對拿不準的人,絕對不會賣。”

北京聚元號弓箭鋪始創於1720年,當年是皇家禦用兵工廠。2006年,聚元號弓箭被列入首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今年59歲的楊福喜是聚元號第十代傳承人,花白的山羊胡,頭發高高挽成一個發髻,身著黑色唐裝,腳穿老北京布鞋,楊福喜看著就像一位江湖中習武之人。

楊福喜的父親也曾做弓箭,現如今,他接過了父親的手藝。“[所有 的拚音:suǒ yǒu]弓箭都是手工製作,講究天然原料和精美花紋。”楊福喜說,現在他和兒子在工作室全職製作弓箭,目前每年[大約 的拚音:dà yuē]製作50套弓箭,每套含有一張弓、五支箭。

“前些年,我這兒有不少[學生 的英 文:students],現在學成了,都[回去 的英 文:get back]自己幹去了。他們不叫聚元號,什麽時候夠格,我再授權。目前有兩個比較看重的徒弟做得還不錯,他們都不是專職,還有[其他 的英 文:other]工作。”楊福喜說道。

楊福喜的工作室在通州北姚家園村,“原來我在團結湖住,但我做的東西有味道、粉塵,我一幹活,老鄰居就得關門關窗。他們雖然沒說什麽,但我實在不好意思,就在這兒租了個房子,作為工作室。”楊福喜還把其中一間屋布置成了展室。

製作圓頭箭簽訂安全告知書

楊福喜介紹,他出售的箭對箭靶傷害很小,“基本是圓頭箭,而真正打仗的箭,是尖頭,比這種凶狠。”楊福喜也[承認 的英 文:admitted]圓頭箭的危險性,“圓頭箭也會傷到人或動物,但很多東西都是靠人自己來製約。有位行業內的專家就提醒我[準備 的英 文:ready to]一份安全使用告知書,購買時簽訂這份告知書,一式兩份,讓對方也有責任[感 的英 文:sense]。我也正準備這麽做。”

楊福喜說,家裏樓下就是個律所,也在谘詢律師,找專業人士幫寫這份告知書。平時,楊福喜也格外注意法律問題,“現在我都有記錄,每賣出一套弓箭都有登記時間和電話,現在電話不都實名製嘛,並告訴他們務必注意安全,不[建議 的英 文:pointers]殺生,建議射草靶。“

另外,楊福喜介紹,接觸弓箭這行的高學曆高職位的人比較多,例如工程師、律師等,“畢竟收藏這個需要一些[經濟 的英 文:economic]實力,我平常也會和他們溝通一些法律問題,我還是比較注意這方麵的。經營二十年來,都平安過[來了 的拚音:lai l]。”

非遺傳承人:應在法律的框架下工作

現在有非遺進校園的活動,但因安全性問題,楊福喜的項目沒有通過。因為弓箭的危險性,楊福喜也錯過了一些展覽[機會 的拚音:jī hui],“北京奧運期間,在奧運村[展示 的英 文:showed]非遺項目,上海世博會等等,都曾考慮過我,[但是 的拚音:dàn shì]一想到安全性,就都算了,安檢就過不去啊。”

楊福喜感慨:“現在也終於辦下來了經營許可證。當時我去辦理執照,他們告訴我等幾天回信兒,過了三四天,他們說這事兒[可以 的拚音: kě yǐ]了,很[幸運 的英 文:桃花運]。現在,我們在潘家園的店鋪也公示著稅務登記證。這些證照主要是我[愛 的英 文:love]人幫我打理。”

根據國家[企業 的英 文:business]信用信息公示係統公布的資料,北京聚元號弓箭店注冊年份為2004年,核準時間為2013年,經營範圍[包括 的拚音:bāo kuò]:製售弓箭;銷售工藝品、玩具、模具、弓箭[藝術 的英 文:art]品;組織文化藝術交流活動(演出除外)、承辦展覽展示、技術推廣、技術轉讓、弓箭製作技術[培訓 的英 文:training][電腦 的英 文:computer]圖文設計及製作。

楊福喜如此注意安全問題,就是為了能更好地保護非遺傳承下去。對於河北非遺傳承人楊風申的情況,楊福喜稱,“這事兒我聽說了。不管是不是文化遺產,一切都[應該 的英 文:yīng gāi]在遵守法律的前提下進行。這是我們大家一定要遵循的。”

楊福喜說,聚元號也谘詢了很多專家,也舍棄了一些[武器 的英 文:sidekicks]項目,“會做但不做,我們都需要在遵照法律的框架下工作。我們也對自己的產品進行了不得已的改變,比如我們的雕翎箭,不[可能 的拚音:kě néng]為了一支箭殺戮一隻鷹一隻雕,經過反複比對,最後用人工養殖的火雞羽毛來代替了。”

文/法製晚報·看法新聞 深讀 記者 任小佳

特朗普上任兩周簽8條行政[命令 的英 文:orders]

號外號外,特朗普又出行政命令啦!行政命令有多強,買不了吃虧,買不了上當,是XX你就堅持60秒!


钦州360 ˇ 钦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