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务院:到2020年侵犯知识产权将纳入信用记录 钦州360

发布时间:2020-05-22
钦州科技】    

知識產權春天正在來臨 故意侵犯知識產權行為情況將納入[企業 的英 文:business]和個人信用[記錄 的拚音:jì lù]

陳漢辭

“非常興奮,在爬坡途中突然[出現 的拚音:chū xiàn]了扶手,[孤獨 的英 文:alone][感 的拚音:gǎn]銳減!”橡膠穀知識產權公司總經理封紅雨23日在[接受 的英 文:accepted]《第一財經日報》[記者 的拚音:jì zhě]采訪時表示。

是什麽讓一個成熟穩重的男性[管理 的英 文:managing]層發出如此感歎?

答案是國務院日前印發了《關於新形勢下加快知識產權強國[建設 的英 文:building]的若幹[意見 的英 文:remark]》(下稱《意見》),《意見》明確到2020年,知識產權[重要 的拚音:zhòng yào]領域和關鍵環節改革上取得決定性成果,知識產權授權確權和執法[保護 的英 文:protects][體係 的拚音:tǐ xì]進一步完善,創新創業環境進一步優化,[[形成 的拚音:xíng chéng] 的拚音:xíng chéng]國際競爭的知識產權新優勢,建成一批知識產權強省、強市,知識產權大國[地位 的英 文:Brydon]得到全方位鞏固;建立健全知識產權保護[預警 的拚音:yù jǐng]防範機製,將故意侵犯知識產權行為情況納入企業和個人信用記錄。

“這是2008年實施國家知識產權戰略後第三大好消息,但2008年是一個重要的[開始 的英 文:appeared]。”封紅雨認為■钦州360企业名录■。

2008年6月,國務院頒布了《國家知識產權戰略綱要》,這是首次將知識產權[工作 的英 文:work]提升到國家戰略高[度 的拚音: dù]來統籌推進和整體部署,值得[注意 的拚音:zhù yì]的是,此綱要提出了一個五年目標,其中[包括 的英 文:included]自主知識產權水平大幅度提高,擁有量進一步增加。本國申請人發明專利年度授權量進入[世界 的拚音:shì jiè]前列,對外專利申請大幅度增加。

此文件出台的背景縱然很多,但有兩點至今依舊值得思考,一是應對[經濟 的拚音:jīng jì]全球化、世界新科技革命浪潮中,無論是[中國 的英 文:China]企業還是相關管理部門的貿易談判都有諸多“無奈”,比如當知識產權[已經 的拚音:yǐ jing][成為 的拚音:chéng wéi]國與國競爭的一個極為重要方麵時,我國的知識產權體係與發達國家不在同一級別上,曾參與過中外重要貿易談判的人士[告訴 的英 文:tell]本報記者,“單是法律文件與細則,發達國家就有一米高,更不用說參與的人數了,這怎麽談?這也是我後來辭職的重要原因。”

在中國[電影 的拚音:diàn yǐng]人欲參與好萊塢影片投資過程中,類似場景同樣出現過。

發達國家獲取超額利潤的秘密恰恰是利用擁有先進技術和知識產權的優勢,製定各種技術標準,提高市場準入“門檻”,維持技術的壟斷地位。

二是從戰略層麵,知識產權事業的發展、優化知識產權資源配置需要統籌謀劃。2008年,直接管理知識產權的部門近10個,與知識產權密切相關的管理部門有20多個,資源配置不均衡[問題 的英 文:foul-ups]必須依靠[大力 的拚音:dà lì]實施知識產權戰略才能得以[解決 的英 文:settle]。同年10月9日,國務院批複同意[成立 的拚音:chéng lì]國家知識產權戰略實施工作部際聯席[會議 的英 文:meeting],統籌協調國家知識產權戰略實施工作■钦州360季度报■。聯席會議由28個成員單位組成,辦公室設在國家知識產權局。

曆經6年的改革,五年目標初步達成,2014年,我國發明專利申請量92。8萬件,連續四年穩居世界首位,商標注冊量繼續保持世界第一。

“中國的版權發展已達到國際水平,在發展中國家是具有[代表性 的拚音:dài biǎo xìng]的。”世界知識產權組織副總幹事王彬穎曾在接受本報記者采訪時表示。

今年1月份,《深入實施國家知識產權戰略行動[計劃 的英 文:plan](2014~2020年)》這一行業綱領性、指導性文件的印發,則表明國家打造知識產權強國以促進經濟轉型的堅定決心。

解決的核心問題是要改變中國知識產權大而不強,多而不優,核心專利少、品牌價值小,文化[創意 的拚音:chuànɡ yì]和設計[服務 的英 文:services]增加值偏低的現狀。

數據顯示,我國每年海外獲得專利數1萬餘件,還不到美國、[日本 的拚音:rì běn]的10%,知識產權貿易逆差逐年增加。知識產權侵權現象仍比較突出,企業“走出去”麵臨的知識產權風險越來越高。

企業對知識產權的[認識 的英 文:known]也需要一個過程,本報記者所了解到的情況是,[大多數 的英 文:most]企業認識到知識產權價值更多是因為政策紅利,各地的補貼不同,從幾千到幾萬,極少數企業是因為有市場的額外收益才真正認識到知識產權的價值。

“企業對知識產權的價值所在,看得還是清楚的,關鍵還是要看接下來各地具體的落地政策,我個人信心很足。”封紅雨表示。

《意見》提出,加強新業態新領域創新成果的知識產權保護。在全麵創新改革試驗[區域 的拚音:qū yù]引導天使投資、風險投資、私募基金加強對高技術領域的投資。試點建設知識產權密集型產業集聚區和知識產權密集型產業[產品 的拚音:chǎn pǐn]示範基地,推行知識產權集群管理,推動先進製造業加快發展,產業邁向中高端水平。加大財稅、金融等政策[支持 的拚音:zhī chí],建設知識產權信息和運營交易服務平台等。

“這次《意見》正值中國經濟麵臨產業結構調整和轉型升級的關鍵時期,我想,[隨著 的拚音:suí zhe]國家對加快知識產權強國建設戰略日益推進,尤其是知識產權管理體製機製改革以及鼓勵知識產權綜合管理改革試點展開,無論是企業還是投資者終會看到‘知識產權’的力量。”天使投資人蘇峰說。

國防[大學 的英 文:university]考試看反腐製度設計

國家開展強力反腐以來,有一個現象引起了各方關注:即不出事也不做事。這個問題不解決,反腐的[意義 的拚音:yì yì]和作用就會大打折扣。國防大學的考試改革直接間接關照到[這樣 的英 文:then]一個問題,為了避免集體懈怠,除了考試切斷一切利益關聯,還在評價係統上作了調整,也就是考試結果隻是優秀和良好。

誰能救得了被冤枉的嶽飛?

彭樹華,建國初[畢業 的英 文:finishes]於廣西大學法律係,新中國第一代法官,從事刑事審判近四十年。審判日本戰犯時,他是太原特別[軍事 的英 文:military]法庭秘書。1980年代曾任最高法院刑庭庭長。審判過林彪、四人幫反革命集團案。退休後他寫了本書《潘漢年案審前後》,把他們作為法官做的虧心事,寫了出來。

孩子,我真該帶你去海南

海南歸來心緒難平,個中既有對海南碧海藍天的不舍,也有對內陸[自然 的英 文:natural]環境的擔憂;既有對民眾健康的憂慮,也有對下一代的虧欠——灰沉沉的霧霾天裏,我年僅兩歲的可[愛 的英 文:love][女兒 的拚音:nǚ ér],正在小區樓下奔跑嬉鬧,大口大口地呼吸著看不見的渾濁,並且一臉歡快、全然不知。

盧旺達大屠殺依然迷霧重重

盡管盧旺達的和解進程和近年來的發展成就受到了國際社會的廣泛肯定,[大部分 的拚音:dà bù fen]盧旺達人也不願意再提起那場悲劇。但著並不意味著[人們 的拚音:rén men][應該 的拚音:yīng gāi]放棄對真相的追問。


钦州360 ˇ 钦州新闻